天山深处有人家

吉利顺子 2017-6-28 952

本帖最后由 吉利顺子 于 2017-6-28 11:00 编辑

一连多天高温,热浪逼得人不敢出门!
周末加上肉孜节共休息3天,外地的孩子们都回来了,侄女提议到山里避暑,问我们去不去,先生一口答应下来。
昨天一早,一家三辆车向山里进发。
六弟因工作原因,走遍了天山南北,退休以后,又热衷于旅游,捡石头,堪称活地图,而且驾驶技术高超,考虑问题周到细腻,跟他一起出门那叫一个省心。所以每次家人出门游玩,大家尊称他为 “杨总”,一家人唯马首是瞻。

这次也是如此 ,去哪玩儿,怎么玩儿,问都不问,按杨总的指示做好准备就是了。
因为正赶上市里举行发声亮剑誓师大会,有几条街道要戒严,我们早早出发了。
在市内,远远望去,天山层峦叠嶂,云雾朦胧,不会是在下雨吧,不禁有些担心,天山越来越近,云层越来越薄,阳光也越来越亮。
刀子被没收了

通往山里,沿途多次接受检查,到第一个检查站,检查很仔细,随身包,食品箱一一翻遍,问我们有没有带刀子,女儿说没有,我们没有带西瓜,带刀干什么。到第二个检查站,又是检查一遍,突然,听到检查后备箱的警察让正在看驾驶证的那人过去,因为哈萨克语听不懂,回头一看,他正拿着一把水果刀拍照,呵呵,我才想起,上次到郊外挖野菜回来,一把小刀忘在塑料袋里,让人家翻出来了。我赶紧解释,人家根本就不听,笑眯眯地说,好了,走吧!
山脚下
天山,一季一大景,一天一小景,朝晖夕阴,沿途景色让人看不厌,赏不烦,首先进入眼帘的,是平展展草原上,五座山峰突兀而起,依次排列,恰似人的五根手指,被当地人称为五指山。
山花开了,在阳光下娇嫩灿烂……


登山
摇下车窗,吹风赏景,忽然车停了下来。“怎么,到地方了,这是哪里?”
六弟走下车,向我们走来,“下车,把东西都带好!”
下得车来,才发现车子停在一条新修的水泥道的尽头,有六车道宽,路北是一座高高山峰,一条木栈道蜿蜒向上,峰顶矗立着一座小亭子。
“登上山顶的亭子里去吗?”仰望着遥遥在上的亭子,我有些向往,还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上去,看着大家把物品背的背抱的抱提的提,义无反顾地拾阶而上,我立刻有了信心,也跟着踏上了栈道。
看来这儿是要打造景点的,山体漫坡上栽种的小树,有手指粗细,套种的刺玫瑰 ,绽放着一朵朵粉红的花朵儿,各种野花儿也争奇斗艳,蝴蝶蜜蜂翩翩飞舞,对了,让我惊喜的是有很多很多蒲公英,叶子有巴掌大,嫩嫩的还没开花,我暗自庆幸带了挖野菜的工具,等到了山顶看看周围风景,就下来挖蒲公英!
边走边看边拍,倒也没感到有多累……






俯瞰美丽的团庄村
还没等我爬上去,就传来大家一声声尖叫,
“哇,太美了!”
“五妈,加油!快上来!太好看了!”
站得高看得远。站在凉亭,举目四望,和山下所见相比,自是另有一番景象。阳光下,苍山竞峰,沟壑泛绿,气流涌动,恰似瀚海苍茫,最令人惊讶的是亭子北方,绿山环抱中,一片新村屋舍俨然,红墙黄瓦,宛如漂浮在碧海蓝天间的一片红晕,美不胜收!

“这是哪里 ,太美了!”我大声问道。
“咱们刚才就是在这个村子边上过来的,你没看到?”六弟说。
来的时候没看到全景,现在山顶俯瞰,才发现这个村子这么美呀!

从村子的布局房舍建筑看,这一定是牧民的定居点,相当于传统意义上的冬窝子,哈萨克牧民春夏季以游牧为主,到冬天就回到定居点过冬,大大改善了牧民的居住生活条件,也减轻了大风雪造成的灾害。
这个村子叫啥名字?孩子们赶紧上网查,才知道是玛纳斯县清水河乡团庄村新址。
这里景色美丽,空气清新,好想在这里租一套房,养一群鸡,种一园菜,晨登山巅看日出,暮送夕阳看晚霞,度过炎炎夏季。


走近团庄村

凉风徐徐,景色醉人,一家十几口热热闹闹野餐,丰盛的美食对我却没多大吸引力。我想更多的了解这个美丽的小村庄,六弟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你们下去到村里看看吧!
五人一车,沿着山道走去,
团庄村的东南方向,走过新开垦的苗圃地,和正在修建的公园,就看到一座很大的院落,里边坐北朝南一座白色的二层楼。院子的花坛里草绿花红,四周的围墙也很有民族建筑的特色,可能还没有正式启用吧,大门口拒马护栏把门,这是清水河乡政府新址。

走进团庄村。团庄村的东面北面是统一盖的畜圈和大棚,距离生活区有几百米,把生活区和饲养区分开,文明又近了一步。记得塔城地区的定居点畜圈和住房是盖在一个院子里的。
房子统一建造,整齐划一,都是坐北朝南,每两套一排,每套有住房三间,还有一间厕所,据说厕所也是现代化的,产生的沼气用来取暖做饭。有些人家还自费扩建了两间,图片上就可以看出来。
正值夏季,牧民们都在夏牧场,所以很多房子都是空的,院子里长满了草,野草野花高到我的腰部,但也有一些是有人居住的,院子里铺着水泥或是砖地,停放着摩托车,拖拉机或是小汽车,窗台上或是墙边摆着一盆盆花草,美丽的哈萨克女人在院子里洗衣,种菜,侍弄花草,一片祥和美景。
每当看到一座荒疏的院落,我就想把它租下来,翻地种菜, 让它鸡鸣狗叫!唉,只是想想而已,真住到这儿,安全问题,医疗问题怎么办?
令人奇怪的是,有的院子里还有圆圆的穹窿顶的毡房,这是做什么的?房子还不够用吗?侄子说,有些人家让牛羊住在房子里,人住毡房。特别是冬天产羔的季节,为了羊妈妈和羊宝宝不会冻着,都是把房子让给羊住的。女儿看到一家院子里有几只羊在悠闲地溜达,她幽幽地说:好想采访采访羊们,问问羊住房子里是啥感觉,问问羊咋想的。
生活区的西边,也是一个大大的院落,高高地飘扬着国旗。两排白色的平房,还有操场,球场,还有秋千,滑滑梯等等,这是乡里的小学和幼儿园。




可爱的哈萨克孩子
转了一圈,返回凉亭,走到半路就忍不住挖蒲公英了。三个哈萨克男孩正在栈道平台上玩耍,他们问我挖这个做什么,我告诉他们这是蒲公英,药食两用,一个小男孩说,对,我妈妈说过这个名字。我一边挖,一边和他们聊起来,三个孩子都读六年级,他们自豪的说,山下那个白房子就是他们的学校,等开学后,就要到玛纳斯三中上初一了,我问:住校不想家吗 ,他们说,有校车呢,每周都可以回来。我告诉他们,很喜欢你们这儿,空气凉爽,风景这么美,小家伙很热情地说,你来这儿买一套吧,5万就够了。我说买不起啊,明年想到你们这儿租房子度夏,他们说,那好啊,奶奶,咱们加QQ吧,明年你要什么样的房子,我给你联系,把房子照片发给你,合适你就来。呵呵,真的挺感动的。
这些孩子汉语说得很好,待人热情淳朴,大大方方的,真的很讨人喜欢。


被阻
听到家人在喊我,同孩子们告别,杨总发令要撤了!
天黑还早着呢,有点儿不想走,六弟说,再往深处走走,越往深处走景色越好。
走了没多远,就看到前边很多车停了下来,原来是禁止通行。问拦路的哈萨克人,他用蹩脚的汉语告诉我们,所有进山的路口都堵了,问他为什么,问急了,他竟然拿出一份文件,说:不让进就是不让进嘛!
是啊,不让就不让,还需要理由吗!



打道回府!
回首望去,山里一片黛墨,下雨了,不一会,雨点就噼里啪啦砸在窗玻璃上,幸亏我们已经上了柏油路面,否则山路泥泞,出来真成问题了。这么想着,竟有点感谢人家不让进深山了。嘿嘿,心态超好是不是?



最新回复 (11)
全部楼主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