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桀骜不羁的彩色飘带

吉利顺子 2017-8-20 854

有人说:“上帝没有带走梵高,把他留在新疆——在安集海大峡谷的某个段落”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称它为“从现代派抽象画里流淌出来的河流与峡谷”
安集海大峡谷又名红山大峡谷,位于新疆沙湾县安集海镇以西的天山北坡,是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的一个奇观。这条以色彩瑰丽、阶地密布等为特征的低调河谷,堪称一条令人叹为观止的壮美峡谷。以其险、奇而著称,刀削斧劈的崖壁,蜿蜒曲折的流水,气势磅礴的深谷,色彩斑斓的奇石,无不让游客流连忘返。

在网上查找资料得知:
从乌鲁木齐到伊犁,是红层地貌分布集中的区域。位于这个区域的安集海峡谷,有了红层地貌作为色彩基调,加上其他色彩的补充,更加显出缤纷多样的妖娆风姿。红层这个名称在中国最早由李四光提出,主要指主色调为红色的泥岩、粉砂岩、砂岩等岩性的陆相及浅水湖相沉积物。相对于南方的丹霞层,新疆的红层地貌往往更加年轻,是属于白垩纪—新近纪的砂砾岩和泥岩地层,岩石中砂和粉砂的含量更高,岩石的固结程度相对较差,容易被侵蚀形成河谷地貌。
集海河为沙湾四大水系之一。河流上游为巴间沟,发源于依连哈比尕山主峰,在通古特附近冲出天山峡谷,如脱缰绳之野马一泻千里,在天山北坡下形成了规模宏大的冲击扇, 以伞形向北张开,切出万丈悬崖绝谷,形成了地貌史上少见的平原,险隘和强地深漳。
从公路上向南望过去,只见戈壁一马平川,尽头是如刀劈斧削的悬崖峭壁,大峡谷在哪儿呢? 汽车向南转了个弯,离开哈红公路,驶进戈壁滩,貌似向悬崖直直冲过去,然后猛地停住。下得车来,才发现已经站在峡谷北岸。 站在峡谷岸边,向下望去,却是足足有六七层楼高的峡谷深渊。谷底,河水不大,一条条水流在阳光下闪光,宛如硕大叶片上的冠状动脉一般精细繁杂,峡谷中九曲跌宕,悬崖危耸,壮观,惊险,神秘,神奇,震撼得我们发出阵阵惊叫!
正在拍照,一位中年男人向我们走来 :“朋友,我经常来这拍摄,专门过来提醒你们,深渊的边缘不是坚实的石头,是沙砾和土结合而成的,而且崖壁下很多地方被水掏空了,拍照时千万不要站到边上,脚下的万丈深渊是随时塌陷可能的地表,弄不好就没命了!”
听罢,再往谷底看,不由人万分后怕,背脊发凉,惊出一身冷汗。
崖壁上的巨大褶皱,雕刻着千年风雨和万年岁月的痕迹

青峰、红山、黛崖、绿岛、碧水,河谷里还有红黄白绿黑等五颜六色的石头,它就像一条彩带飞舞在天 山脚下,是中国色彩最丰富的大峡谷之一。
天路飞烟,光照天路,龙行天下……一幅幅令人惊叹不已,回肠荡气的画卷令我们沉醉和痴迷。
峡谷以其特有的旋律 ,谱写着壮丽,豪迈的乐章!以其独特的画笔绘出举世无双的峡谷天路图画。

站在万丈悬崖之上,俯瞰着谷底的盘山公路,甲壳虫似的运煤大卡车,火柴盒大小的屋舍,秋末仍泛着绿意的草原,宛若银链般熠熠闪光金星跳跃的河流,是如此的神秘和诱惑,心底升起一个愿望:到谷底看看,亲自撩起溪水洗洗脸。
真正驶上盘山公路,我们才知道这个决定错得有多离谱,盘山公路是煤矿往山外运煤炭的专用车道,一边是悬崖,一边是绝壁,弯多坡陡不说,大多路段的宽度只容一车通过,只有几处稍微宽敞的地方可以错车,看到对面有车过来,就要停下等着错车,路由砂石铺成,每当有车驶过,必定荡起铺天盖地的尘土,久久不能消散。一路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胳膊腿绷得生疼。好不容易下到谷底,却看到对面一连驶来两辆大卡车,我们的后面也从山上下来一辆大车,前后夹击,一边是山崖,一边是河流,退不得走不得,司机看到右边一处山崖不太陡,只好斜冲上去。还好,这是一处平台,可以容下几辆小车停泊。决定不再前进,就地解决午餐。

仰头望望我们在上面伫立的崖顶,看看蜿蜒盘曲的公路,四周遮住视野的绝壁,再看看脚边流淌的浑黄的河水,发现自己就是井底之蛙,坐井观天。
下来前对谷底的的神秘好奇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好想立刻上去,那辽阔的视野,那居高临下的体验,简直是女王般的享受。



当然,攀上峡谷顶峰又少不了一场惊心动魄!
回到山顶,再一次俯瞰三岔口,天山积雪融化,从峰顶潺潺而来,汇集于此,又成为一条大河,劈开千山万壑,滔滔东流,很有四九年的感觉 。
看到了吗,中间的那条河岔,河岸右边那条窄窄的公路,公路右边突起的第二层平台,有一间白色的小房子 ,我们就在小房子前边野餐的,当时只看到是一堵绝壁,很高的,没想到它的上边还有一个平台,又平又大,还有一间小房子。如果知道上边有这么好的地盘,说不定还想爬上去吃午餐呢!

夕阳西照,大峡谷自是另一番景色,我们又一次被大峡谷的壮观,神奇,神秘,极其险峻,极其绚丽而震憾,又一次为峡谷天路的壮美雄魂,九曲连环,日照飞烟而惊叹不已!











最新回复 (19)
全部楼主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