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越疯人院

小镇警哥 18天前 121

         我姑且叫他A吧,他到专门设置的“疗养”场所已经有些日子了,他尝试过去习惯,但一直都没有成功。他还是喜欢面朝大海,因为那里春暖花开。他厌恶那里的环境,那里四面都是墙,中间是一个四方形的操场,空荡荡的,四周是宿舍,宿舍里的陈设很简单,窗户也是专门设置的,窗户上是一层厚厚的铁丝网,据说是出于安全考虑,听护士说这里有坏人!

       他怀念他的小楼和小院,那小楼的一砖一瓦都浸透着他的汗水,那小院也被他收拾的很有情调。院子里种植着花木蔬果,鸡鸭那里来回“踱步”,蝴蝶在花丛中穿梭飞舞,猫狗在小院的篱笆墙边嬉戏。爬山虎“包围”了整栋小楼,楼顶有他亲手搭的葡萄架,花草散发出沁人心扉的幽香,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”的意境也莫过于此。夏天的夜晚,一家人在葡萄架下享受着清凉和蔬果,其乐融融的情景那么清晰,仿佛触手可及,一切就像在昨天。但城市每一天都在向四周蔓延,它的血盆大口吞噬着周围的一切。小楼和小院也不例外,有一次,有人想让他搬出自己的生活,被他拒绝了,结果他“疯”了,被带到了这里,到了这里,他才知道他是疯了。

        这里的护士小姐与大医院的不太一样,又强壮又冷酷,不知是从哪个村里招来的妇女,凶巴巴的,一点都不可爱。而且也很少能见到她们,只有开饭、吃药和打扫卫生时间里她们才出现,除非有特殊情况,否则她们都不轻易现身。有一次A打抱不平,本以为就自己的身手,方圆十里之内无人能敌,可谁知一个护士小姐三下五除了就把他搞掂了,那次真长了他的见识。当他被压倒在地上的时候,他注意到了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戴着眼镜,穿着很斯文,他站在宿舍的门口,双手插在裤兜里,眼镜反光,看不到他的眼睛,但看得出他的嘴角挂着一丝冷冷的笑。后来在调查中他才知道,他护士小姐们的头,他负责管理这里的大小事务,大家都把他叫“主管”,护士小姐的身手尚且如此了得,“主管”就更不必说了,每当他想起那男人,想起男人那一丝冷冷的笑,他就害怕。好几次,他都梦见了那个男人,男人指挥着护士小姐挨个的“处置”他们,很惨很惨,每次从梦中惊醒,他的下身都凉凉的,原来是小便失禁了!自打好友小Z失踪了之后,他的恶梦就越来越频繁了,从每个月总有那么几次,到每个星期总有那么几次,带来的裤头已经不够换了,他干脆就不穿那玩艺了,护士是不会帮自己洗的。他很难受,这样下去,自己早晚得前列腺炎,最后连子孙根都保不住了。

        说到调查,他一到这里就开始了调查工作,自从护士告诉他这里有坏人,他就加大了“侦查”力度。这里一共四十一个人,加上自己一共四十二个,他逐一的进行了调查,主要方式是谈话。只要有空,他就会找个把人来谈谈,希望能从中获得一些线索,找到那个坏人,可能是一个,也可能是一帮。调查了一段时间,他培养了几个线人,专门帮他打听消息,外面的消息、里面的消息、从探视亲属口中得到的消息还有有关于那个男人和护士的消息,他统统掌握了,但丝毫没有任何的发现,到底这个坏人是谁呢?这个问题让他感到迷惘。

        A是个与众不同的人,当然,在这里呆着的人个个都与众不同,A则是他们中的佼佼者,他不但建立了自己的消息网,还在这四十一个人当中树立了崇高的威信。他是一个智商和情商都相当高的人,他对坏人的理解也有独到之处,他所理解的坏人,是那些至他们的利益于不顾的人,是那些专门欺压弱者的人!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,所以他迷惘了,后来他抑郁了,再后来他愤怒了,最后他就疯了。

        最终他还是找到了那个坏人,之所以能找到那个坏人,不是因为他发现了重要线索,而是他的标准发生了变化。某一天晚上,当他再次从恶梦中惊醒的时候,A的思想又进一步提升了,对坏人的理解又更加的深刻了,唯利是图者可恨,欺压良弱者可恨,而不同情弱者的人,也同样可恨。A觉得自己是弱者,还有其他的四十一个人,他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,连在操场自由活动的时间都相当的有限,吃着粗糙的食物,住着简陋的宿舍,被迫定时服用能让人浑浑噩噩药,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,这是牲口过的日子。他认为这都是“主管”造成的,“主管”把他们当成了牲口,他恨“主管”,“主管”就是坏人,来自下半身的疼痛加深了他对“主管”的恨,他要有所行动,哪怕对方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       A是行动的策划者,B和C是A的铁杆。B来自另一城市,他刚来的时候还比较正常,慢慢得就不太正常了,整天问大家“有没有药啊,有给我一点喂!”,他的头上还有一道伤痕,他一再强调是自己弄的,因为他怕没有饭吃。C跟A是一起来的,他们同一天发的疯,不过C的情况比A要糟糕,他经常会忘记自己是C,也记不起自己有没有吃过饭,C越来越瘦,但烟瘾却没有减少,也不知他哪来的神奇力量,在窗户的铁网上挖了个洞,经常问过路的人要烟抽,一个月后才被发现,结果洞被封死了,是“主管”封的,他也恨“主管”。通过严格的政审,B和C成为了A的帮手,其实B和C根本无法理解A的计划,A的智商和情商实在太高了,C只记住了那天要抱住“主管”,B也只记住了拿“主管”身上的钥匙打开两道铁门,另外还有D和E ,他们身体强壮,斗志昂扬,在里面都有过“前科”,专门用来对待那些个护士小姐。至于其他的人,完全就是制造混乱用的,根本不需要交待什么,门开了他们自然知道怎么做。

        星期一早上是“主管”的巡视时间,他照例带着两个护士小姐,一间一间宿舍的问候大家,可问候到A的时候,情况不对了,A躺在床上,口角流涎,眼珠上翻,四肢抽搐,“主管”上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,摸了摸A的脑门,问身边的护士:“早上吃过药了嘛!”

       “还没有呢!”一个护士小姐答道。

       “那是怎么回事,你马上叫钱医生过来,不能出事!”“主管”很镇定,这种情况遇到的多了,他一点都不紧张。

        那个护士转身出去了,房间只剩下A、“主管”和另一个护士小姐。就在这个时候,A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两眼直直的望着“主管”,“主管”吓了一跳,还未及弄清楚情况,一双有力的胳膊已经把他抱住了,他想喊护士,扭头一看护士小姐已经在地上“睡着”了,B正蹲在她的身边问她:“你有没有药,你别睡那么快喂!”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床板架筒。

        “你个白痴!”A狠狠的骂了B一句,顺手扯下了挂在“主管”皮带上的钥匙圈,这一扯太用力了,“主管”的皮带断了,裤子也落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们想干什么,你们放开我!”“主管”的脸已经吓白了,惨白惨白的,他的挣扎毫无作用,C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“武疯子”的能量是十分强大的。

        A终于知道了“主管”的底细,这货根本不是什么高手,孬种一个,他上去就是一巴掌,然后叫C捂住了他的嘴巴!

         A花了几分钟的时间,找对钥匙把两道门打开,其他的人都还木在操场上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A作了一个《列宁在一九一八》里的挥手动作,喊:“走啊,自由了!”然后冲出了大门,紧接着B和众人也冲出了大门,大家欢呼雀跃,叫喊声响彻云霄。

        最后一个出来的是C,因为他任务艰巨,要控制“主管”,等过了好一会,大家伙都出去了,他才把“主管”放开。

       “主管”被他捂的差点断了气,C放开他之后,他在地上坐了好一会才回过魂,然后推了推“睡着”的护士小姐,护士小姐没有反应。

        “主管”的皮带断了,他只能提着裤子慢慢的朝门口小跑,在门口的地上躺着两个人,一个是刚才去叫医生的护士小姐,还有一个是钱医生。

        “主管”心想:这回事情可大了!

        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追,一只手掏出了手机,拔通了号码:“是市公安局黎主任嘛?”

       对方是个女的,声音很甜:“是啊,有什么事情?”

       “我是小刘啊,不好了,那四十二个武疯子都跑出来了,你们赶紧抓吧!”

最新回复 (1)
全部楼主
  • 老警 7天前
    2
    飞越疯人院
    这事不简单
    是否有后续
    等着往下看
    • 警官俱乐部
      3
        登录 注册 QQ登录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