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葬

小镇警哥 11天前 93

        清明节跟着就要来了,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清明节之前。
        我原来在一个小乡镇当民警,“四大纠纷”是我们最头痛的问题,动不动村与村之间就要武斗,有时成百人,有时甚至上万人,而我们那里一个派出所最多八个人,我们所却只有三个人,能不头痛吗?
       农村的“三大纠纷”大家都懂,山林、水利、土地,但我们这里可能是“传统文化”气息太浓,几百年来一直存在的“坟山纠纷”。在村民的心里,风水很重要,一个村一个家能不能出得了人才,村里人认为风水是关键。面朝黄土背的农民,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后人有出息?当官的能进中央,为商的能上胡润,读书的能考清华,他们认为这些理想能否实现,就看自家的坟山好不好,若是哪家真出了个什么名人,哪家的坟山自然会被赞为“风水宝地”。所以,“风水宝地”很重要,关系到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宗族的兴衰,对于农民自家的“风水宝地”,那是寸土必争,打得头破血流,也在所不惜。
        那年清明节前,我们收到社情,某村刘姓宗族与王姓宗族可能发生“火拼”,因为这两个姓之间的坟山是连在一起的,部分地块一直有争议,而争议的地块就是所谓的“风水宝地”。正因如此,从来没有人死后能葬在那里,但这次刘姓宗族里一位德高望众的老人去世了,他们铁了心的要把老人葬在“风水宝地”里,姓王的当然不答应,所以老人一直没能下葬,人死了都已经半个月了,还停在灵堂里不能入土为安。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刘姓一方决定不能再拖了,也没有商量的余地,因为这事情很重要,他们认为那块“风水宝地”一直都是他们耕种的,所以使用权在他们一方,有权使用就可以葬,所以他们决定于某月某日某个吉时把人给葬下去。王姓一方的听到了消息当然不答应,因为他们认为刘姓的虽然有使用权,但他们祖祖辈辈都拥有土地的所有权,平时给你种就算了,那是因为包产到户的历史原因,但要葬人就没门!于是他们也商量好了,那天要召集族人阻止,绝对不能让刘姓的下葬。我们这里就把这种情况叫“抗葬”!
        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当时的局长讲过的一个笑话,局长说自己刚开始处理这种事没经验,有一次“抗葬”的人很多,坐满了一个山头,怎么疏通都没用,他沉不住气了,于是命令强行驱散人群。一是放狗,十几条警犬放上去,结果被人山人海给吓怕了,全部撤了回来,其中一条可能是晕了头,回过头来咬了自己人的屁股。二是用防暴枪打催泪弹,结果催泪弹打上去,山风却一下了转了向,朝自己这边吹了过来,结果可想而之。局长说这是“血与泪”的教训,所以应对这种事件,来硬得不但不好,而且还会把一线民警跟当地群众的关系搞僵,因此要我们想办法疏导群众思想。
        疏导思想说起来容易,但做起来就不容易了,时间越来越近了,但还是没有什么好办法,所长的脸就像清明时节的天气一样,就差落雨纷纷了。我们所三个人,所长刚调来,很年轻,跟我一样都是外地来的,有一个老民警是本地人,五十多岁了,叫老王,平时的群众工作基本都是他在做,几十年的工作经验了,这个时候他却不紧张,该喝喝该睡睡,只是因为没请得假回去给家里装修新房子,正在跟所长闹别扭,所以一直都不出声。后来,所长觉得就三个人的所,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,不过觉得他老人家也帮不上什么忙,所以那天准了他的假,所长对我说:”我三个人,少一个就少一个,反正就算全在也排不上什么用场,到时还要叫局里调人过来才行,说不定要打硬仗,老王跟我闹别扭是因为请假的事情,人本来就少了,不要为了这点小事把关系搞僵了。”我听所长这么一说,很紧张,问所长:“以前这种事情都很难处理的是吗?”所长说:“当然,民警流血受伤的事情常有,你小子到时躲着点,这些人野蛮着呢!”我才参加工作一年,枪还没配,听了这一说,心里更加害怕了。离刘姓人下葬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有一天晚上,请假回家的老王突然回来了,满面红光,叼着牙签,往所长的椅子上一坐,一身酒气的问我:“小刘,怎么今天你们俩都没去喝我们家的新房酒啊?”我说:“我们哪里还有什么心思,不就盯着那件事情了吗!”老王听了笑道:“我们那个年轻所长,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,整天想着问局里要人,我这回就办件漂亮的事情给他看看。”我问:“那事你有主意了?”老王说:“王姓那边的族头是我的一个亲戚,这事我来搞掂,不过是要讲点方法滴。”老王说完,翘起二郎腿,卖起了玄虚。我差点忘记老王姓王了,问:“到底是什么办法啊!你快告诉我,你不知道我这些天有多紧张,所长说要打硬仗,可能要头破血流哦!”老王一听笑了,说:“年轻人就知道打硬仗,头破血流是活该。”“小刘,这事我可以先跟你说,但你别告诉所长,让他急一急。”我答应了,接着老王就把他的想法跟我讲了一遍,我听完一拍大腿说:“真有你的!”
        刘姓下葬的那一天,我们局下来了大半人马,一早就在山头上严阵以待了。可等刘姓这边把“程序”都走完也没有见王姓的人来闹事,只不过来了十几个看热闹的,局长见没什么问题了,就叫队伍散了,回头对我们所长说:“这不是挺好的吗,没什么事情啊,你们的工作做得不错!”所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,说:“可能是我把事情估计的太严重了,也许是姓王的那边想通了。”“你们那个老王呢?怎么没见他呢?”局长问,所长回答道:“他家里搬新房,要办几天的酒,我准假让他回去了。”“这样啊?这家伙怎么也不叫我呢?下次见他跟他没完。他腿脚不太好,你要多关照关照,别安排什么急难险重的活给他干了。”又说:“听说之前你不准他的假?”所长一听,瞟了我一眼,我摆出一脸的无辜相。所长说:“是的,我们就三个人,这个情况那么重大,所以...。”没等所长讲完,局长就打断了他的话,说:“就三个人,我看老王一个人能顶三十个人,你以后还要好好跟他学。”
        事后,局长的话让我俩反复的思考了很久!收假回来,老王在我们的“逼供”下终于“招了”!原来老王在家摆酒三天,其中的一天是专门招待王姓的,这是惯例,族头是宗族里的话事人,平时谁都得给面子,王姓的族头也来了。王族头跟老王比较熟,老王闭口不谈”抗葬“的事情,只是跟王族头喝酒聊天。聊天的时候,王族头注意到老王身边坐着一个穿唐装的人,打份得很得体,从来没见过,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,就要老王介绍。老王说:“这是我从广东请来的先生,专门帮我家看风水的,很难请得到的,先生愿意来也是跟我有缘啊!呵呵呵呵!”老王笑得很得意。于是,王族头请教了那位先生的高姓大名,一听那先生的名字,真是如雷贯耳!席后拉住那先生不放,一定要他帮看看自家的风水,经过“万般推托”,那位先生”只好“答应了,跟着王族头走了两天,把王姓的地看了一轮,当然也包括他们的那块“风水宝地”,不过结果却让王族头很失望,先生看了那地直摇头,说了一大堆“天文地理”,说得王族头一帮人一愣一愣的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讲说的不好听,他们所谓的“风水宝地”就是块破地方,然后先生又点了一处“真穴”给他们,王族头他们感激不尽,最后给了一个大封包先生。先生满载而归,王族头他们更是春风得意,至于那块“风水宝地”自然也就不想再争了!
        虽然我早就知道了这个秘密,但还要当着所长的面装做不懂。至于老王其中又用了什么办法,就不细说了,看来局长说的没错,老王真是一个能顶三十个,更确却得说,应该是一个好的群众工作者,有时能顶三十个身手矫健警察。

最新回复 (1)
全部楼主
  • 老警 7天前
    2
    农村的事,城里的人有时搞不懂,农村出身的警察能理解他们的心理,相对来说,工作好做点。
    • 警官俱乐部
      3
        登录 注册 QQ登录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