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菜

小镇警哥 4月前 667

           小镇的清晨还是一如往日的宁静,但小小的派出所却早已忙开了锅。我负责打扫派出所,坚决不能漏过每一个角落;老马负责整理文件和材料,还有那上百本的等级评定台帐;所长的工作更重要,他在小镇唯一的一条街道上东奔西走,为嘛?找菜!
         我们小镇距离县城二十多公里,有半截是傍山路,江水在一旁缓缓流动,山青水秀,景色怡人。但美景不能当饭吃,交通不便,经济落后,新世纪已经来临,可镇上还是那一条老街,什么文化娱乐通通谈不上。我刚到的那一年,老街一到晚八点,就不再有灯火了,人这种生物没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各家的狗。(将在《星光》这个故事里具体描述)
        民警吃饭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,住在那里的自然容易搞掂,像我这种“行脚”的就麻烦了。市场有,但你想买菜的话,要等三天一次的圩日,圩日一过,早上就几摊猪肉,去晚了就只剩下猪皮和猪油了。我、所长、户籍员小王是外来客,刚到的时候还做过几餐像样的吃,后来就做不下去了,一是懒了,二是没钱了,三是晚上实在无聊,都想回县城里住。只有土生土长的老马呆得住。而我们几个人,每天早晚回家吃,中午就到街上去吃米粉,为了解馋我有时也去老马那里搓一顿,但多去我也不好意思。如果遇到加班办案或者洪水冲断了路(将在《萤火虫》这个故事里具体描述),我们就只能呆在所里吃泡面。当然有时也会遇到好日子,有机会去唯一的一家饭店吃一餐,但这种日子不多。
        今天早上,所长接到了“紧急军情”,新来的政委要到所里检查工作,而且要在所里吃午饭!工作不成问题,汇报就是了,但这一顿工作餐怎么整,政委来的不是时候,圩日刚过,电话打来的也不是时候,那几摊猪肉已经被买完了,剩下的猪油只能拿来炒菜,不能拿来当菜,所长找了半个多小时,只找到了猪油和一些青菜。
        这里要说明一下,家住在镇政府的政府工作人员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菜地,也养了鸡鸭,按理说弄点菜不难,只要你肯开口就行,东家出鸡西家出鸭,便地的青菜你随便捡。可所长不是这么理解的,当时派出所刚开始搞等级评定,还有年底的综合考评。上面提出的各类标准和口号一大堆,可以编一本语录了,作为应知应会你还要背。我还记得有个派出所“五小”建设的标准,“五小”就是小食堂、小洗衣房、小阅览室、小活动室和小健身房。新政委要来,新所长当然不能大意,虽然我们所只有一栋小楼,虽然一栋小楼只有十几间房,虽然二、三楼都要住人,虽然所里只有三个民警加两个协管员,虽然所里的电因为拖欠电费经常被停,虽然我们只有摩托车,虽然我们是贫困派出所,虽然...!所有的虽然,在领导看来都会变成借口,一顿工作餐都整不出来,还能干什么大事,你还指望你能改变现实?问别人借菜你不觉得丢脸吗?
       我估计所长当时就是这么想的,所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了,我花了两瓶洁厕精才把厕所弄干净,刚找到了点“攻坚克难”后的喜悦,所长回来了,满头大汗的对我说:“怎么办?你有什么办法吗?没有肉菜啊!”
       “我妈还给我留下了些鸡蛋,炒了不就是肉菜喽!”我也累了,不加思索的说。
        我这点政治觉悟马上被所长给批斗了,所长喝了口水,对我说:“你懂不懂啊,这是新政委第一次来,就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贯彻好公安部的精神,派出所的工作有没有变化和起色,基础建设工作有没有开展好,困难我可以提一大堆,但我们一顿饭都做不出来,人家怎么看,还会对我们的工作有信心吗?人家不笑话我们吗?我们可以落后,但不能让人家小看。”
        所长就是所长,以小见大,从一顿饭的小问题就能联系公安基础建设工作的大问题。但我不服,我觉得这是两马事,各地的情况不一样,不能把普通标准强加到有特殊情况的地方。可我早上骑了二十几公里的摩托车,刚到就开始打扫卫生,又花了一个小时整厕所,实在是没有力气跟他分析。于是,我找了把椅子坐下休息,进入茫然状态,什么都不想理,反正我已经打扫完了,至少卫生是过关的。所长自己也累了,懒得跟我这个没有政治敏感性的人一般见识,也找了把椅子坐下休息,两个年青人就这么坐着,滴着汗,喘着气,一声不吭!
        就在全盘工作陷入僵局之时,老马出现了,他从楼上下来,光着膀子,背心搭在肩上,摸着圆圆的肚子,对我和所长说:“我家煮了粥,刚喝了两碗,现在天气热,你们两个喝几碗,解解渴吧!”
        “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?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?”所长问老马。
       “都好了,也没什么可以准备了,我天天都是这么做的,刚才还睡了个天光觉,昨晚‘拖拉机’打得太晚了。”老马说,说完也拉了把椅子坐在我俩旁边。
        “你还睡得着,你看我们俩都急成什么样子了,你帮想想办法,要不你骑车到别的镇上去买点菜,我给钱你加油就是了。”所长说。
       老马见不惯所长那副愁眉不展的样子,自打所长到这个小地方就没开心过,一心想干出成绩给上面看看,但在老马看来,大多是不切实际的。
        老马板着脸,对所长说  “我早就跟你说了,你按着我的法子不就行喽!食堂的师傅都同意弄几个菜了,可你偏要我们自己的,什么叫我们自己的?所里又没养鸡又没养鸭又没菜地,圩日又过了,你偏要‘派出所自己的!要派出所自己的!’” 老马就是想不明白,本来是一桩小事,干嘛会弄出这许多的麻烦。又说:“要不,到我家吃,我家的算派出所的吧?我叫老伴弄几个菜!”
       “你不懂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,要派出所的!”所长说道,他还是在强调要派出所的。
       “你来这里几个月了,派出所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没有就是没有,政委来了你提困难就行了,说不定还能解决点经费的问题,你干嘛那么在意?要不你花钱到老乡家里去买吧!”老马还是不解。
        “我买还是你买,今天我带的钱只够买青菜的,借那不丢脸啊?”所长没好气的说,原来是忘记带钱了,又不好意思开口。
       “我也没有带,我一个月才三百多。”我忙说。
       “瞧你那个样,我又不问你要,你怕什么,留给你买见面礼给城里的女友吧!”所长对我说,带有一些嘲弄的语气,我听了把头一扭,像个大姑娘一样,不理他了。所长戏弄完我,又用期盼目光望着老马。
        “有也不借,这点事情就把你搞成这个样子,局里的人知道了才叫丢脸。”老马用不屑口气对所长说,他心想:你这死要面子的家伙,让你受点罪吧!
        “那怎么办?青菜炒萝卜,萝卜炒青菜?”所长问老马,有意的把声调提高了。
         所长说完,我和老马都笑了,所长也笑了。这是电视剧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里王刚的一句台词,当时是家喻户晓。讲的是乾隆皇帝自己带罪三千里,跟和珅和纪昀三人往西边走,当时年景不好,到处都是灾民, 肚子饿了找不到饭吃,好不容易找到间饭馆,乾隆坐下就想来二十个菜,可饮馆里只有青菜和萝卜,和珅一手拿着青菜,一手拿着萝卜,对乾隆皇帝说:“爷,别说二十个,弄两个都难啊,就是青菜炒萝卜和萝卜炒青菜。”这句台词很生动,被我们这的人拿来形容穷得揭不开锅的日子。
        “你怕丢脸,我不怕,我这就给你办齐了。”老马说完,拿出了手机,拔通了一个号码。
        “是老李吗?政委跟你一起下来?”老马问,原来他打的是办公室老李的电话。
         “你这是什么话,是我跟政委一起下来。”李主任在那边笑道,又问:“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?政委还要听你们的汇报呢?具体的情况他已经知道了,你们有很大的困难,不会怎么样你们的,你放心!”
        “这个我知道,还有个事你要帮帮我们!”老马说。
        “什么事,你老哥说!”李主任问。
      “帮我们买点菜,你们现在检查的那个镇今天是圩日,有菜卖,我们这里圩日刚过,啥吃的都没有,叫政委到我家吃又不成体统,你就买点肉来就行了,我们这里有青菜,政府食堂的师傅来做!”老马说。
        所长听了,脸色大变,出招想夺老马的手机,被老马轻描淡写的化解了。
     “哎哟,不意思了,老哥,刚才忘记跟你们所长讲了,政委已经安排好了,一早就叫我们买好菜了,不增加你们的负担,你们叫政府的师傅做就行了,真的不好意了,这还是政委特别交待的,是我工作的失误啊,改天我请你喝酒!”李主任在那头一个劲的不好意思。
       “他X的,我呆会参你一本,你个主任怎么当的,这么重要的指示都忘记交待,我们所长快虚脱了,谁不知道我们的情况,叫你好看!”老马半开玩笑的责骂道。所长在一旁听了,长出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!
       工作餐很简单,四菜一汤,炒猪肉、炒青菜、炒鸡蛋、咸菜和青菜汤,席间李主任还“不失时机”的向政委汇报了我们的情况 ,政委对我所民警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表示肯定,并要我们继续发扬下去。
   

最新回复 (3)
全部楼主
  • 猛虎2 4月前
    2
    朴实!
  • 老警 4月前
    3
    领导下所检查
    多亏警察老马
    工作细心扎实
    堪称一段佳话
  • 读书人 2月前
    4
    值得称赞!
    • 警官俱乐部
      5
        登录 注册 QQ登录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