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源逝去的亲情

小镇警哥 4月前 391

        那天小群找我办户口,因为她的姐姐是社管人员,而且一直没有见过面,出于工作的需要,我找了个话茬跟她聊了起来,想从侧面了解她姐姐的近况。没想却打开了小群的话匣子,让她把过去发生在自己和姐姐身上的事情一股脑地倒了给了我,而且都是关于她的父亲。她开口闭口就是:“这个混蛋!” ,父亲被她说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,俗话说:“家丑不外扬。”但小群却没有任何的顾忌。
        她的父亲是个修自行车的,这个男人干什么都不行,就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。小群和姐姐有过自己的梦想,也曾都是品学兼优的孩子,但父亲让现实变得残酷。母亲为了这个家累病了,但一个连自己生活都难以维系的酒鬼,又哪来的钱医治自己的老婆呢。在小群两姐妹幼小的心目中,母亲是被累死的,是被气死的,是被这个男人害死的。
        从此,她们姐妹俩在没有母亲呵护和父亲的关爱下成长。为了生活,他们只能辍学做工。十六岁是花季,十八岁是雨季,可对她们来说都一样。在社会上,她们学会了抽烟喝酒,学会了玩,学会了四处找钱混生活。只要她们在外面惹了事,回到家里被父亲知道了,除了打就是骂,于是,她们学会了瞒,所以父亲不知道她们在玩什么,从哪找钱,在外面交到了什么人,遇到了什么事。当然,他也没空关心这些,他一如既往地过着糜烂的生活,喝他的酒,赌他的钱,等女儿们把做工得来的钱拿给自己支配。直到姐姐被警察送去戒毒,父亲才知道姐姐在外面染上了毒瘾。戒毒所里,父亲还是像往常那样骂着姐姐,结果是姐姐的一巴掌让他住了嘴。父亲只丢下几件衣服和一点钱,转身就离开了。从此姐姐再也不管那个男人叫爸了。
        姐姐的毒瘾断断续续,前后进了几次戒毒所,好在有小群的照顾。小群的脾气倔强,性格好强,她不停地努力摆脱困境,她的生意越做越好,不但可以给钱父亲,还可以兼顾姐姐的生活。可命运总是时不时拿一些人来开玩笑。一场车祸差点要了小群的命,也要走了小群几乎所有的积蓄。姐姐当时正在戒毒所里戒毒,在小群生命垂危的时候,只有一个好朋友陪在身边,而父亲一直没来看过自己一眼,更可恨的是,小群从好朋友口中得知,事发当天父亲不但不来,还对那朋友说:“干嘛不撞死她,这个没用的东西,又要花大把的钱了。”这句话掏空了小群的心,在父亲心里根本没有自己和姐姐的位置,他们只是挣钱的工具,一切隐忍和付出都换不来这个男人半点的尊重,从此她也不管那个男人叫爸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就坐在小群的对面,她用阴冷的目光直视着我,越说越投入,还不时地的冷笑,我觉得她并不是在看我,而是在看着自己的父亲。辱骂那个男人已经变成了小群的一种宣泄和快乐,可也越发的使她痛苦,因为泪花在她眼里打转,只是没落下来。二十年的遭遇,两个小时的倾诉,我听得入了神。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小群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,这些都得意于她经历的痛苦。她的姐姐也戒除了毒瘾,前几年刚嫁人,有了自己的工作、家庭和孩子,生活过得平淡而快乐。小群说,其实她知道我与她聊天的用意,因为她姐姐吸过毒,至于为什么跟我说那么多,她也说不清楚,我俩素昧平生,可她突然有种把一切都讲出来的冲动,于是她说了,这也许是一种缘分。她叫我别在姐姐的生活中出现,警察的出现可能会破坏姐姐的生活。她还告诉我,她们几年前已经跟那个男人脱离了父女关系,不会去管他的死活,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。
         能够听小群倾诉自己的亲情是如何逝去的,是我的福分,亲情是要不断维系的,它的存在取决于你的珍视和付出,有时与血缘没多大的关联!
最新回复 (6)
全部楼主
返回